查看詳情
                 顯示下一條  |  關閉
              溫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認證機制調整,您的新浪微博帳號綁定已過期,請重新綁定!立即重新綁定新浪微博》  |  關閉

              月亮壩 · 鄧遂夫的博客

              一個作家、學者的休閑園地 歡迎任何人光臨 獸類遠離

               
               
               
               
               
               

              [置頂] 為懷舊散文集作序 從尼采、昆德拉談起

              2015-3-5 3:30:05 閱讀13100 評論43 52015/03 Mar5

                在我的寫作生涯中,為別人也包括為自己的作品所作序跋類文字,大約不下30篇,字數亦近20萬字(當然得加上那篇為我自己的“紅樓夢脂評校本叢書”所作4萬余言導論《走出象牙之塔》;別的學者發文評論此導論時,亦稱其為“長序”)。若是今后再加上一些同類新作匯編成冊出一個序跋集,也許不至于太令人失望吧。

                不過,正像我研究紅學有時比較另類一樣,我寫序跋類文字也往往不大遵循常規章法,喜歡在內容、視角及手法上出一點新,偶爾甚至來點如同吾鄉俗諺所云之“扯南山說北海”的招數。這樣的篇什自然不多,質量效果亦似差可。

                較突出的一個例子,便是我給自己校訂出版的《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校本》(四卷本)所作后記:《想起了〈尤利西斯〉》。這篇洋洋5000余言的長跋,竟用了三分之一篇幅去談愛爾蘭作家詹姆斯·喬伊斯的長篇小說巨著《尤利西斯》,談它的世界性影響及復雜的版本問題(當然是結合著《紅樓夢》更為復雜的版本問題去對比著談的)。而該文的效果及影響力,反倒異常引人注目。由于是在書還沒印出來時,就被協助我打字的一位學生貼到了網上,使得我在該書剛剛出版之際應邀去清華大學演講,便驚訝地發現:許多來聽講的學生,手里都拿著一份印得很精致的《想起了〈尤利西斯〉》文稿。我詢問一位主持人這是怎么回事。答曰:因清華大學紅學社團的人挺喜歡這篇文章,就從網上下載來印發給大家作聽講的參考。

                此刻我想要談的,則是我在春節前夕接到一個臨時任務,替家鄉一位實力派作家曾新先生的最新散文集《感謝生命》作一篇序,要求在假日結束的大年初六完稿。因為出版社要在初七(2月25日)上班之后,等著將此序排版,讓該書盡快投入印刷。 

              作者  | 2015-3-5 3:30:05 | 閱讀(13100) |評論(43) | 閱讀全文>>

              [置頂] 為《紅樓夢》的一種全新神話解讀叫好  

              2017-4-9 17:07:16 閱讀15703 評論46 92017/04 Apr9

              可以肯定地說,這部《探尋迷失的紅樓神話》,是近年來并不多見的既有新意又有分量的紅學專著。但從另一角度去看,它又何嘗不是一部頗具特色的神話學專著。本書作者申江先生,原本就是長期從事中國古代文化與古代文學的教學和研究的專家教授。而其教學和研究的核心,正是神話學。并以此輻射至對易學、民俗學、楚辭學、明清文學、特別是紅學的全方位深入研究和教學之中。

              而在我個人的閱讀史上,申江此前的第一部神話學著作《時間符號與神話儀式》(云南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可以說是在改革開放近30年來,對我的中國神話固有觀念產生了最大沖擊的兩本書之一。另一本是何新所著《諸神的起源——中國遠古太陽神崇拜》(光明日報出版社1996年版)。

              當時那兩本書,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何新《諸神的起源》首次提出了“太古華夏文明(最早)的太陽神崇拜階段”,并力證其時代貫穿了“自伏羲至炎黃帝的數千年”漫長歷史。這一全新的論證雖然引起很大的爭議,卻讓我極為傾倒。而申江《時間符號與神話儀式》則首次“就(中國古代節日中的)重日現象進行專題研究”,同時前所未有地揭示出“楚辭《九歌》作為最重要重日儀式的真相”,從而令人信服地破解了“中國文化最重要的時間符號”及古代“神話儀式”諸多奧秘。

              如今,申江再次推出這一部既屬于其神話學研究的重頭著作,又堪稱是對《紅樓夢》文本作了全新的神話解讀的高質量紅學專著。應該說,這對我數十年來的某些紅學理念,又是一次強烈的沖擊。

              但我要首先申明:我絕不是一個懼怕沖擊的學術保守主義者;恰恰相反,我歷來就是一個自己喜歡創新,也支持別人創新的學術激進派。所以我對自

              作者  | 2017-4-9 17:07:16 | 閱讀(15703) |評論(46) | 閱讀全文>>

              鄧遂夫:痛悼李希凡先生

              2018-10-30 1:39:36 閱讀1357 評論2 302018/10 Oct30

              近年來,凡驟聞紅學領域的每一位和我曾經情感相依的前輩師長不幸辭世,我都會在震驚與痛惜的強烈沖擊下,油然升起一縷悔恨自責之情。對恩師周汝昌先生和馮其庸先生是這樣;對今晨(2018年10月29日凌晨1時52分)剛辭世,享年91歲高齡的李希凡先生亦如是。

              因為近七八年間,由于諸多緣故,我雖然說不上遠離塵囂,在一定程度上遠離了主流紅學界則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在此不說也罷!

              但李希凡先生在我心心念念的記憶中,從來就沒遠離過。雖然在實際的生活空間,就像與汝昌師在七年前最后一次相晤作別即成永訣一樣,我和希凡先生在十三年前相晤作別后也再無機會見面。直到噩耗從天而降,方覺悔之晚矣。

              希凡先生在我的心目中,始終是一位地道的仁厚長者,一個大好人。

              我倆之間自從38年前相識以來,除了偶爾的見面寒暄或略事交談,幾乎從無個人的私交,連信札往還也極為稀少。可以說是典型的君子之交。

              然而我倆之間的有限交往,自始至終透露著真誠二字。

              我倆在學術觀點上,相互間明確表示認同和贊賞者有之,但不多;相互間表示有異議并委婉提出批評者亦有之,但同樣比較少。因為希凡老的研究方向和我不一樣。盡管如此,我一直打心眼兒里對他永存敬意;他也在不同的公開場合對我的研究表示尊重,甚至予以肯定。

              記得在我初入紅壇,成果還不甚多,沒有多少東西可以被希凡前輩提及的時候,他在眾人面前提到我,仍不忘夸我一句:“小鄧的文章,寫得非常漂亮!”

              而最讓我感到驚訝不已的是,希凡先生在北京應邀參加我的《草根紅學雜俎》一書的專家座談會時,竟有如下真誠、謙遜卻不失客觀的評論:

              作者  | 2018-10-30 1:39:36 | 閱讀(1357) |評論(2) | 閱讀全文>>

              夜擒江青:一九七六年十月發生的事[視頻轉載]

              2018-10-27 1:01:46 閱讀879 評論0 272018/10 Oct27

              驚心動魄的歷史瞬間……

              作者  | 2018-10-27 1:01:46 | 閱讀(879) |評論(0) | 閱讀全文>>

              鄧遂夫: 曹雪芹賦(增訂稿)

              2018-2-12 22:39:01 閱讀2664 評論2 122018/02 Feb12

              [博主按]日前筆者接踵而發拙詩《嘆賦六絕句》及《嘆賦八絕句》(增訂稿),在微信紅樓群、詩詞文學群及朋友圈轉發后受到好評,但也在個別群里引起討論和質疑。其討論質疑的焦點,主要集中在:一、有沒有不用韻的賦?比如駢賦、文賦,是否可以不用韻?二、駢文是否也可以稱為駢賦?比如很有名的庾信《哀江南賦》,不就像駢文嗎?

              我的回答很直接:第一、賦,是中國古代詩歌大家族“詩詞曲賦”中不可或缺的一員,這個詩歌大家族的所有品類——詩(包括古詩、律詩二類)、賦(包括楚辭、漢賦或曰漢魏六朝賦二類)再加上詞、曲一共六大類——全都屬于韻語文學,所以必須用韻。只是用韻的寬與嚴會有所區別。但其主體必須是韻文,則無一例外。第二、駢文屬于文,它是中國古代散文大家族的重要一員,與此相對的另一成員則是古文。二者既屬散文,其相同之處便是不能用韻。而散文中的古文、駢文之別,僅只是前者的句式比較自由松散,句式可長可短,毫無任何限制;而后者的句式,則必須兩句或兩聯相對偶(包括字數和詞性的對偶)。因為,駢者,駢儷也。駢儷,就是成雙成對的意思。為什么賦體之中,又有古賦、駢賦、律賦、文賦之分呢?就因為古賦除了必須用韻之外,在句式上就像各種各樣的古詩一樣比較自由,可長可短(長的可以長到八字句、十字句,短的可以短到一字局、二字句)。駢賦,除了必須用韻之外,在句式上又吸收了駢文的對偶特征。律賦,則是在律詩產生之后出現的,它雖然也具備賦的特征(“賦者,鋪也;鋪采摛文,體物詠志也。”一言以蔽之,賦,就是擅長鋪敘。而鋪敘,正是古詩在形式上的三大特征之一),但律賦又像律詩一樣,在句子中刻意地講究平仄。文賦,雖然也須用韻,但又和駢賦、

              作者  | 2018-2-12 22:39:01 | 閱讀(2664) |評論(2) | 閱讀全文>>

              鄧遂夫:嘆賦八絕句(增訂稿)

              2018-2-11 0:07:09 閱讀2691 評論6 112018/02 Feb11

              詩圣杜甫,亦莊亦諧作《戲為六絕句》,為詩一辯;今鄧夫子,有感于文壇學界素質滑坡,怪象迭起,亦仿杜公之體,戲作《嘆賦八絕句》,專為賦體一辯也。

              (一)

              吟詩作賦騷人事,

              自古何曾見異常?

              詩學于今興怪例,

              偏將賦體逐門墻!

              (二)

              文分二體古和駢,

              詩則古詩辭賦先;

              續創律詩詞并曲,

              生成六體①共翩躚。

              (三)

              辭賦合稱詩者流,

              詩詞曲賦盡吟謳。

              詩編歷代辭猶在,

              賦倒通篇不見收。

              (四)

              楚辭漢賦并雙峰,

              墨客騷人詠不窮。

              而今屈宋彪詩史,

              揚馬班枚無影蹤。

              (五)

              文章無韻詩有韻,

              自古詩文以此分。

              有韻同為詩演變,

              褒辭逐賦是何因?

              (六)

              更有荒唐新雅士,

              駢文賦體未分清,

              金牛蓋世豐碑立,

              竟把駢文當賦銘。

              (七)

              立碑無乃千秋事,

              文體之訛愧煞人!

              推倒重來須趁早,

              休將笑柄付東鄰。

              (八)

              駢文賦體混而淆,

              也怪專家胡亂教:

              箋注歷朝辭與賦,

              何將題內序言拋?②

              2018年2月8日改定于釋夢齋

              作者  | 2018-2-11 0:07:09 | 閱讀(2691) |評論(6) | 閱讀全文>>

              鄧遂夫:嘆賦六絕句

              2018-1-13 23:31:09 閱讀2489 評論8 132018/01 Jan13

              詩圣杜甫,亦莊亦諧,曾作《戲為六絕句》,為詩一辯。今鄧夫子,有感于文壇學界素質滑坡,怪象迭起,試仿杜公之體,戲作《嘆賦六絕句》,為賦興嘆也。

              (一)

              吟詩作賦騷人事,

              自古何曾見異常?

              詩學于今興怪例,

              偏將賦體逐門墻!

              (二)

              辭賦并稱詩者流,

              詩詞曲賦盡吟謳。

              詩編歷代辭猶在,

              賦卻通篇不見收。

              (三)

              楚辭漢賦并雙峰,

              墨客騷人詠不窮。

              而今屈宋彪詩史,

              揚馬班枚無影蹤。

              (四)

              文章無韻詩有韻,

              自古詩文以此分。

              有韻同稱詩者變,

              褒辭逐賦是何因?

              (五)

              更有荒唐新雅士,

              駢文賦體未分清,

              金牛蓋世豐碑立,

              竟把駢文當賦銘。

              (六)

              樹碑無乃千秋事,

              文體之訛愧煞人!

              推倒重來須趁早,

              休將笑柄付東鄰。

              2011年1月12日未定稿,后迷失遺忘

              2018年1月13日偶然翻出,改于釋夢齋

              作者  | 2018-1-13 23:31:09 | 閱讀(2489) |評論(8) | 閱讀全文>>

              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2017-11-9 3:07:34 閱讀2510 評論13 92017/11 Nov9

              這兩天發生了一件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昨天深夜,我想把自己在網易博客長期置頂的那篇《北大講座:〈紅樓夢〉的閱讀與文本》,像以往掃描我網易博客其他文章那樣,用手機掃描題目下面的二維碼,轉發到我新參加的一個紅樓夢微信群里,方便讓至今沒看過這份北大講座錄音記錄稿的紅迷朋友閱讀參考。但是在掃描前,我無意間看到開場白里有一兩句多余的話,就像往常那樣點擊文末的“編輯”設置,把它刪掉了。而后點擊重發,一看改后的效果還不錯。

              正打算掃二維碼,忽然想到再看看末尾的落款、備注之類格式有無不妥(因為微信轉文是在手機上看,落款、備注不宜太長太靠后),果然又發現那備注稍長且字體稍大,便又將其重新規范了一下。如此而已。可萬萬沒有想到,這下再點擊重發,卻遇到麻煩了。先還只顯示“數據保存中,請稍候……”;候了半天,又顯示“暫時無法保存日志,請稍后再試。”過了幾分鐘再試,情況依然如故。如此周而復始,足足耽擱了一個多小時也未能發出。以為是網絡故障,只好作罷。

              到了今天深夜寫作告一段落,又登錄進博客,點開此文如法炮制(順便訂正了文末的一兩處無關緊要的文字)。結果還是發不出去。我若有所思,趕緊把稍微規范過的整篇文字拷貝下來,再退出登錄查看首頁,果然發現這篇純學術的置頂長文——百分之百的正能量文字、當時便由新世紀出版社頗受歡迎的《在北大聽講座》系列叢書第17輯出版發行、且在我的網易博客首頁置頂了整整七年而廣受好評——居然就因為我稍稍編輯規范了一下,就被無端“消失”……

              所以我想請教懂行的網友為我釋疑解惑:我的失誤究竟出在哪里?當然更希望當初把我請到網易總部設宴款待,反復動員我

              作者  | 2017-11-9 3:07:34 | 閱讀(2510) |評論(13) | 閱讀全文>>

              李寶山:我與《紅樓夢》

              2017-10-23 18:06:06 閱讀3237 評論5 232017/10 Oct23

              [鄧遂夫按]在明確尊我為師,且不時向我求教的晚輩學人、或介于學人與紅迷之間的年輕人中,李寶山在時間上是相對后起的,而且不是成績最突出的一位。但該生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學習能力特別強,且擅長學用結合。我所謂“學習能力強”,不是指通常的讀書學習用功;而是指包括深入“研讀”各種相關著作,善于迅速汲取其營養并發現問題、思考問題,還能同時注意到連帶學習提升自己的行文水準、論述能力,甚至旁及鉆研前輩學者皆可通曉的舊體詩詞寫作等諸般“文人技藝”而言的。

              所謂“擅長學用結合”,自然是指李寶山年紀輕輕,便具備了將其所學所思的點滴“發現”,及時付諸學術寫作的實踐。他在就讀通常的大學文科專業的近幾年間,竟有七八篇紅學論文正式發表在全國的各種刊物,綜合水準還不俗。與此同時,李寶山嘗試寫作的舊體詩詞和散文隨筆等,亦不時散見于各種報刊及網絡,且都像模像樣,質量可觀。

              所以,在我的這類“準學生”中,李寶山的表現雖不算最好,卻也前途無量。我對他的最大期望是,尚需繼續擴大“研讀”的范疇,同時進一步加強文品人品的修煉。此外,若是真正有志于紅學的深研,還須放開眼界,選準一些更深入的目標去逐一攻關,扎扎實實地拿出更有分量的成果來。

              2017年8月5日,博主(前左五)與李寶山(后左七)等共同出席四川《紅樓夢》高峰論壇的合影(局部)

              我與《紅樓夢》

              李寶山

              原載 2017-10-23 紅迷驛站微信公眾平臺(hlm2659)

              朋友對我的印象,幾乎“皆蹈一轍”,即“此人是研究《紅樓夢》的”。著實冤枉!

              其實我就是一個

              作者  | 2017-10-23 18:06:06 | 閱讀(3237) |評論(5) | 閱讀全文>>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將迎70周年婚慶感懷

              2017-8-31 23:46:56 閱讀2721 評論1 312017/08 Aug31

              剛才登錄自己的博客,忽見今日訪客中有一新面孔,名曰風露清愁,好奇地跟蹤觀看,恰好讀到她一篇題目雅致的最新博文《愿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內容是感嘆91歲的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即將于今年11月份迎來和她96歲的丈夫菲利普親王結婚70周年的紀念日。并在文中配發了兩張女王和丈夫從青春年華笑容甜蜜地攜手,到蕭蕭白發依然幸福深情注視的美妙照片。

              于是,久未更新博客的我,忽然激發起想立即轉載這篇博文的沖動。然而再看該文的題目——《愿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有點疑惑是否出自誰的詩句?仔細品味,既不像律詩(一點不合格律),也不像古風(缺乏古風的獨特韻味兒)。因而猜想,可能是哪位當今的年輕寫手,讀了些古詩詞便想仿作,卻又懶得去花一兩小時學習一下基本格律,就這樣隨心所欲寫出來的詩句吧?而且這位寫手在年輕人中顯然是有點影響的,不然文字水平并不低的風露清愁,怎會將其用作與她文風迥異的題目呢?

              思及于此,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每當看到今人所作略似舊體的詩句,便情不自禁地總想把它調弄一下使之合律。稍事琢磨,一首大致能看,卻因“七十”之數難以更改而存一拗句的七絕,便勉強湊出來了——

              風華絕代驚寰宇,且以深情共白頭。

              古往今來誰見過,帝王婚慶七十秋!

              眼看著無奈出律的“十”字,私心里唯一可以讓自己求得一絲安慰的是:如此一個稍出律的詩句,若不被我事先說破,乍看起來,總比崔顥名作《黃鶴樓》中近乎一仄到底的“黃鶴一去不復返”要順暢許多吧?一笑復一嘆!

              遂夫 2017年8月31日23:36:58 匆草于 釋夢

              作者  | 2017-8-31 23:46:56 | 閱讀(2721) |評論(1) | 閱讀全文>>

              我相信:下一個比爾 · 蓋茨就是馬云

              2017-7-15 2:02:56 閱讀2844 評論11 152017/07 July15

              世界上,先有了馬云,后有了阿里巴巴,再有了全球的電子商務。所以馬云敢說:即使我拿著望遠鏡,也找不到對手! 有人說,讓馬云去扮演外星人,不用化妝就能很合適。他瘦弱的身體上頂了一個異常凸出的腦袋,讓生物學家知道,原來人類也可以長得這么抽象的。馬云說:如果我能成功,世界上80%的人都能成功。

              我相信:下一個比爾 · 蓋茨就是馬云。

              最近,馬云在美國底特律演講時說——

              “高考落榜之后,我準備申請一份警察局的工作,我和其他四個同學一起面試,四個人被錄取,我是唯一一個被拒絕的。”

              “杭州第一家四星級賓館落成的時候,我和我的外甥在高溫天氣里等了足足兩小時,為了申請一份賓館服務員的工作。我的面試分數遠高于我的外甥,但是他被錄取了,而我被拒絕了。”

              “我和我的朋友一共24人一起申請KFC的工作,23人被錄取,我被拒絕了。”

              “我想,上帝是想讓我自己做一番事業,因為我已經習慣被拒絕了。”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的演講令全場寂靜的時刻可不多,在他述說自己曾經的過往時,臺下3000多美國中小企業主深深沉浸在他的故事里。

              筆者的家人的一位前同事,昨天在家收拾東西,從箱底發現了這張舊名片,那是十多年前冬天,去杭州出差在燒烤攤吃夜宵時認識的朋友給的。一直卻沒在意,現在才想起來,當時他還非要這位同事去他那邊上班,可他的長相像外星人,同事真以為是騙子,于是拒絕了,要不然現在至少身家幾千萬了……

              馬云,長相像外星人!?

              家人這位前同事超常的感知能力和超前的判斷能力,讓我仰慕。

              作者  | 2017-7-15 2:02:56 | 閱讀(2844) |評論(11) | 閱讀全文>>

              鄧遂夫詩詞近作十二題

              2017-7-14 11:14:56 閱讀4749 評論21 142017/07 July14

              近數年,“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心路歷程猶格外崎嶇。而不平則鳴,每發言為舊體詩詞。然適意者寡。興闌,即隨意拋擲,如流水落花也。近因某意外訴求,復拾零落者,稍加揀選,略事修姱,得差可入眼者十二題。亦順便奉獻給常來“寒舍”之博友微友Q友一哂。

              七律·回鄉

              只身仗劍走天涯,半為蒼生半為家。

              忽爾還鄉情似夢,依稀往事意如麻。

              華廊每避人形獸,春圃猶憎鬼面花。

              但喜新知超舊雨,心田郁郁茁馨芽。

              訴衷情·憶昔(二首)

              當年仗劍走天涯,前路暮云遮。迷茫海島尋夢,十載枉咨嗟。   情不盡,拍胡笳,望云霞。揮師北上,鏖戰關河,遍數寒鴉。

              難忘旅次在高原,倏忽夢魂牽。依稀覓得原址,重晤省文聯。   人未適,意如前,是天緣。焉知世事,變幻蹉跎,遺恨終天。

              喝火令·步芷筠靜夜思原韻,自題小像 

              昔日幽情遠,天涯別恨長,縱無風雨亦無香。唯念廢園疏影,誰與誦華章?    拔劍披肝膽,吹簫訴肺腸,夢魂依舊似迷茫。不畏孤零,不畏月如霜,不畏赤沙彌漫,大漠作胡楊!

              附:芷筠《喝火令·靜夜思》原玉

                弄舞軒窗小,聽弦月影長,漫天楓葉沁梅香。清賦雅詞如酒,心緒醉辭章。   歲月隨煙逝,思君易斷腸,雁行低度霧茫茫。怕你相詢,怕你鬢成霜,怕你夜深人寂,獨影倚寒楊。

              再附:始見之[宋]黃庭堅《喝火令》原調

              見晚情如舊,交疏分已深,舞時歌處動人心。煙水數年魂夢,無處可追尋。 

              作者  | 2017-7-14 11:14:56 | 閱讀(4749) |評論(21) | 閱讀全文>>

              鄧遂夫:回憶擔任高校紅學社顧問的那些事兒

              2017-6-9 23:55:43 閱讀2876 評論8 92017/06 June9

              我想把自己剛拍的一段視頻發到博客上,卻不知能否順利發出。因我自從應邀開辦這個網易博客六年多來,雖然學會了熟練地打字、排版和制作上傳各種圖片,卻至今不懂如何傳送(而不是轉發)視頻資料到博客。等我敲完這幾行字,就準備像上傳圖片一樣,自己摸索著傳送這一存放在電腦文檔里的視頻了。若能順利操作則罷;不能,就只好像上次轉發一段騰訊網視頻那樣,立即求助于北京博友脂硯齋(宋伯巖)。

              首先說明一下。這段視頻,是應邀為我當年受聘擔任紅學社團顧問的兩所高校之一的內蒙古赤峰學院紅學社成立十周年紀念活動而錄制的。另一所更早聘我為顧問的高校,則是北京的清華大學。北京的絕大多數高校(包括北大、北師大、中國政法大學等),以及外地的浙江大學、杭州師大等,都曾邀請我去舉行講座。但被正式聘為紅學社團的顧問,只有這兩所高校。

              現在這個視頻,是我請一位有經驗的本地朋友,用我的華為手機拍的。為了方便他的安排,預先電話約好了碰面地點,一同登上24樓一間屋子,顧不得擦去臉上的微汗,坐下就開拍,且一次完工沒時間重來。——哈哈,純屬現代人的雷厲風行快節奏哦!

              但愿我現在發視頻,也菩薩保佑,一傳就中吧!阿彌陀佛……

              2017年6月9日20:39:39 于蜀南釋夢齋

              糟糕!不是菩薩不保佑,是我自己太笨,沒跟人學過怎么能一蹴而就?我按常規想當然地點擊“插入視頻”標志,立即顯示一個窗口,要我填寫視頻地址。這我就抓瞎了——上哪去找視頻地址呀?我又不曾發到別的什么公眾平臺。還是趕緊求助脂硯齋博友吧!他腦子靈光,即使以前沒做過的,也能想出辦法來解決。

              ……很快

              作者  | 2017-6-9 23:55:43 | 閱讀(2876) |評論(8) | 閱讀全文>>

              《詩經》體古詩的“兮”能押韻嗎——吟事亂彈之十六

              2017-5-28 12:08:26 閱讀3024 評論16 282017/05 May28

              日前,因故向一遠方靚女贈書,謹致謝忱。然而應其所請,須在書上題詩一首,這卻難壞了老夫。倒不是由于文思枯竭;而是考慮到既要切題,又不宜全然道出此中所含“千載難逢”的奇遇巧合等諸多情由——這個分寸該如何把握?幾經斟酌,終于在寄書的當天清晨,選擇了相對較為簡古的《詩經》體,疾就而成短章二闋,閃爍其詞聊以塞責。現引錄如下:

              題舊著《草根紅學雜俎》贈小琪

              鄧遂夫

              美哉小琪,勿怪我兮,

              諸事繁忙,原非躲兮。

              二五五二,君所遺兮,

              五二二五,天賜我兮。

              千載難逢,固無訛兮,

              恨不晚生,奈若何兮。

              無以為報,此禮薄兮,

              聞雞而起,發浩歌兮。

              2017年5月8日晨 疾就

              [注]詩中二五五二及五二二五,雖含當今流行之數字諧音,卻屬極度巧合的兩件足當永存之物。一為人力一為天賜,二者竟合體,豈非“千載難逢”者耶?前物小琪所“遺”,故賦贈。此遺字,可作“遺(yí)留”  解,亦可作“遺(wèi)贈”解,讀二音皆不誤。 然第三行此字宜與前后行韻字之平仄異,仍以讀前音更佳也。

              可以看出,我當時題寫在拙著《草根紅學雜俎》(精裝本)上的這首詩,不僅用了《詩經》體,還專門選擇了帶“兮”字的句型。那么問題就出來了:我在詩后的小注中,為什么要說“君所遺兮”的“遺”字,“宜與前后行韻字之平仄異”呢?難道,《詩經》體古詩帶“兮”字的句型,它的押韻不是在句尾的“兮”字處,而在之前的一個字么?

              是的,確實如此。這就是詩經體

              作者  | 2017-5-28 12:08:26 | 閱讀(3024) |評論(16) | 閱讀全文>>

              鄉下的賊

              2017-5-24 2:17:53 閱讀1878 評論9 242017/05 May24

              [推薦評語] 本文仿佛在不經意間娓娓道來,卻寫得既真實生動,又細膩傳神,還特別簡潔深刻。我看多少專業小說家、散文家,都沒有博主這樣的生活功底和細節描摹能力!建議再湊幾篇類似文字,標個總題《鄉下異聞(三則或五則)》,直接發Word文稿投給《人民文學》、《散文》或《美文》等全國級文學期刊發表。

              只是在發稿前,須仔細檢查一下文中助詞“的地得”的細致區分。如:將“沒命的叫著”的“的”字改為“地”;將“血淌的滿地都是”、“把你一窩子雞抓的一個不留”和“那個洞自然是大的像一道門”的“的”字通改為“得”。

              說起賊恐怕沒有不痛恨的。痛恨之余還不得不佩服,佩服人家的手段。電視,書刊或是傳說中的就不說了,只說一說鄉村中的親眼所見。

                     鄉下人家都是要散養著一群雞。雞會發瘟的,一死一個村。獸醫給雞打疫苗都是在晚上,雞歸窩了,抓著方便。可是有的人家還是不愿意打。這些人不是心疼那一點藥錢,是怕麻煩。你伸手一抓,那雞是又蹬腿又打膀子,羽毛亂飛,還沒命的叫著,像是黃鼠狼掐住了脖子,難聽的很。經這一折騰,母雞好幾天都不下蛋。可是賊人可以在深更半夜把你一窩子雞抓的一個不留,雞窩就在小院子里,你一家老小沒有一個人聽到一點動靜。那一年的初春,我家的二十多只雞就是這樣給解決的。有的人說賊偷雞不抓,手伸到兩腿之間往上托,雞就不叫了。還有人說賊是在麻袋底子上放一個開著的手電筒,麻袋口罩住雞窩門,雞看到亮光,就主動地鉆進去了。是不是這回事,我們都沒有試過。但總覺得沒有這么簡單。

                   

              作者  | 2017-5-24 2:17:53 | 閱讀(1878) |評論(9) | 閱讀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東城區

               發消息  寫留言

               
              博客等級加載中...
              今日訪問加載中...
              總訪問量加載中...
              最后登錄加載中...
               
               
               
               
               
               
               
              博友列表加載中...
               
               
               
               
               
               
               
              列表加載中...
               
               
               
               
               
               
               
               
              留言列表加載中...
               
               
               
               
               
               
               
               
               
               
               
              網易云音樂 曲目表歌詞秀
               
               
               
               
               
               
               
               
               
               
               
               
               
               
               
               
               
               
               
               
               
               
               
               
               
               

              頁腳

              網易公司版權所有 ©1997-2018

              登錄  
               加關注
              北京pk10 海通证券股票软件 河南福彩官微网22选5开奖 波场币到那买 棉花期货分析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pc28有谁赢到发财的 赌大小从20的稳赢方案 高手是怎么玩时时彩的 pc蛋蛋加拿大官方开奖 为什么pc28总是输钱
              北京pk计划网址9码 新老时时的区别 vgo飞猪计划靠谱吗 网易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浙江快乐走势图基本走势 重庆时时彩5星走势图星 澳洲幸运8开奖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全屏 广东时时怎么比较稳定性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调查